迎新杂文

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麦子是我大四时在饭否上认识的网友、校友和老乡,我念的五中,他读的四中。第一次见面是去VOX支持汶川还是我把我的Blackberry转给他,忘记了;然后我就到了北京,一直只能在QQ/Gtalk上联系,我偶尔给他打个电话,互相汇报一下近况。去中国美术馆的时候带了个蛮“高雅”的鼠标垫给他,换了春节和暑假的两顿饭。我和蒙师兄好的时候和分手的时候他都知道,他跟小妖精脱光的场景我也清楚,说是那天小妖精生日,几个人喝了一大瓶洋酒,借着酒劲就表白了。我还记得自己在QQ签名上特激动的祝福他们来着,不过我一直没机会见着小妖精,听他们聊张楚、聊婚礼歌手和房价。。

因为申请文书的事情我近来变得愈发小心翼翼的和人相处,想了好久才忐忑的问麦子:可以请你家小妖精帮我改改么?

麦子回:这么羞涩,不像你。你发这个邮箱,我跟她说了。

然后我就对着聊天窗口哭了,用了好多张纸巾都没止住。

第二天在邮箱里看到小妖精问我文书具体细节的邮件,没忍住又哭了。

二、我是个只知道索取的家伙

华夏是在Afec-X夏令营上认识的朋友,大我两岁,真正的高干子弟,自己又聪明,拿了全奖去NYU念生物学博士,最后的independent project他们组拿了第一名。穿板鞋配傣裙,很可爱。我很荣幸一直跟她做室友,从昆明到版纳再到昆明,整整一个月。她后来一直叫我老婆。

最后一天我们在昆明的青年旅馆,半夜我被蚊子咬醒,迷迷糊糊的叫华夏华夏,她二话不说爬起来,咚咚咚跑到前台要了电蚊香,回来点上。我就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上次她也是刷刷帮我把一封推荐信给改得漂漂亮亮。

而我还什么都没为她做过。

三、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ring is optional

范头是我实习时的顶头上司,挺帅气的一个学长,河北人,家里的老大。半年来偶尔我们在gtalk上碰见会聊两句,直到之前一起去看了《让子弹飞》。当时我们看的夜场,看完正好他坐凌晨的火车回家,探望他生病的母亲。等开场聊天的时候,我才知道他前段时间有多郁闷,工作忙,周末却也不想出门见朋友,唯一的除工作外的人际交往就是和另外两个哥们喝酒。

我不知道能说什么,正好看到小范推荐的跑步书里的这句话: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借来告诉他。

人生苦闷,但必须得学着不那么苦闷。

四、“你戴眼镜比不戴眼镜好看”

昨天跟班上一个男生一起去航天桥办护照,中午政府部门休息一个小时,我们只好在旁边的KFC等着下午重新开门。

我们是校友,大四保研的时候就认识了,一起从武汉来的所里面试。我们互相不欣赏,他嫌我生猛,我嫌他磨叽;只是在八十多个同学中,我们始终算是关系近的朋友。他女朋友我很喜欢,容貌漂亮,也写得一手好字,是我广播站的同事。我问他你出国了某某怎么办,他说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他俩之前分过一次手,不过又和好了。我希望他们这一步一步可以走得稳妥。

我正大口咬汉堡的时候他问我,圣诞那天晚上你戴的隐形吧,我说恩,他说你还是戴眼镜好看。

我说,哦,谢谢。

五、木清终于也脱光了

因为老师的项目认识了北航的一个男生,木清迅速的脱光了。周日见面的时候她说特别希望我见见那谁,因为很想听听我的意见,我说不要,等你们稳定一点再说吧。不过她还是经常举出各种细节问我你觉得他怎么样?

果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我姐们木清是多么雷厉风行的一个女孩,若不是深陷爱河,怎么会这么拿捏不定呢?

温鑫说木清,对你这么好,又难得聊得来,就不要太挑剔了。

我也这么觉得。我很少看到木清笑得嘴都合不拢。

2010年年初的时候星座就预测水瓶座今年会很顺当,果真年底的时候在木清身上应验了。

六、此间的少年

虽然我也是水瓶座,不过我还是希望2010快点过去,因为终于可以不用提心吊胆的过本命年了。

2011年1月1日中午,我们几个要去北大讲堂看《此间的少年》。

我其实不喜欢纠结的人生,而江南最擅长的就是纠结。但《此间》这部小说我总是能对号入座好多人和好多事。于是去看电影版就成了值得期待的一件新年礼物。

圣诞打麻将的时候我还跟同学们说,我正看的那部重口味美剧《Bones》,男女主角暧昧了6季都没有在一起。结果回来看S06E10,女主痛哭流涕的问男主我们能不能试试,可惜男主已经有了金发美艳又聪明善良的记者女朋友,于是女主哽咽着说我错过了。。

就跟《此间》里杨康发现穆念慈身边有了可以帮她解决麻烦的彭连虎一样,暧昧有个P用,时机都没了。

七、柴静体

本科的同学奶糖说觉得我很像柴静。于是我就模仿柴大记者写了这么篇记人记事小文。

今年怪不顺的,不过总算快完了。谨以此迎接新的一年吧。

6 thoughts on “迎新杂文

  1. kevin

    同为水瓶,我表示今年有些顺利,有些极为不顺啊。莫非因为我是悲催的摩羯水瓶,交汇的一天的缘故!

    大豆竟然是水瓶,找到同道的感觉真好啊!

    难道水瓶的泪点都这么低吗?

    Reply

    gracedou Reply:

    我是水瓶座第二天~
    不止这一件事哈,关于请人帮忙修改文书发生了很多事情,所以情绪比较低落人也敏感。
    不过你用“都”,难道你也常哭么。。。。

    Reply

  2. kevin

    虽然耻于承认,但我的泪腺着实很发达。和小师妹看十月围城哭,和笑笑和非诚勿扰2哭,看山田洋次《弟弟》哭,被认为是男人身体女人心及gay多次,彻底悲催了!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