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

其实这篇文章应该11月7号po出来的,不过拖延症已经如此严重的我,能今天写就不错了(阿Q精神呀)。

索姐姐和教授一直说出国的头三个月是最兴奋的,不会觉得想家。但我特别不争气的在一个月之后就陆陆续续的开始崩溃了。

第一次是某周三下午去mall里碰见一位特别可亲的老爷爷和他的妻子,当他们说“我们已经结婚53年了”“你有我们的爱支持你”的时候,就华丽丽的泪奔了。帝国主义大农村真的不好混,可是我喜欢他们随随便便就叫你“oh, honey”的亲昵。

oh, honey, here is your coffee, enjoy!”,

oh, honey, give them a few more days.”,

Oh, Honey, you have the most beautiful smile!”,

oh, honey, you can ask me everything, cause I know you are new here.”

只是一声声honey叫的再亲热,终究是英语,带不出中文的婉转悠扬。

第二次是一个周六晚上,丢了重要的东西,一个人走在黑漆漆冷冰冰的大街上,给教授打电话,第一句就哭起来了。我特别感激教授斩钉截铁的说:“不会丢的!”,“会适应的!”,“都会好起来的!”;他告诉我既然自己选了这条艰难的道路,慢慢下走去,再回头看,就会拥有战无不胜的力量;他说你还需要继续磨练,但是熬过了这个冬天,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

周四跟tutor看电影的时候,她跟我说有一门课上教授讲东西方文化差异,说北美人强调individual,但是东方人常常以family为整体。之前我一直认为我们这一代人,是独立甚至到了偶尔自私的境地,但是来了加拿大之后,才意识到家人、朋友中的自己,才是完整的、自在的自己。所谓“群体记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或者说东方人骨子里的“集体”意识是无法被轻易取代的。

不过,崩溃了两次之后,经教授的鼓励,明显就好多了。天生的傻大姐性格,被同学形容为“真是性格决定命运”,我则用古龙的话来替自己精神喊话:

“爱笑的女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2 thoughts on “[2]“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

  1. suo

    豆豆。。。所有的所有 都是身外之物哈!
    那些痛苦的最后才会让你的心更坚强更快乐,都是过程啊,加油加油 little chick!
    你多幸运啊~~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