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一万里外的春节

这是第一次不在家人身边过春节。不能跟爸爸妈妈一起看春晚,打麻将,吃我们叫做“饺子”的馄饨,也没有热闹的烟花爆竹。往年一些不值一提的“年味”,最终促使我一大早爬起来在网上看春晚直播,似乎这样就可以离爸爸妈妈近一点。

春节是个奇怪的节日,可以催生各种情绪和决定。比如我们酝酿很久的分手,比如我思乡、后悔、厌学、伤心的各种情绪。

其实25周岁的生日恰逢除夕,许效师兄一屋人还给我买了个特别漂亮的草莓蛋糕,在教授家吃火锅,淼哥点了很多蜡烛,姗琪送了我爱的酒,连tutor还请我吃了块蛋糕。很多值得高兴的细节和祝福,即使是又老了一岁。20岁的tutor说:很多时候我都忘了你比大很多(you’re way much older than me)。我就当是恭维吧:心态依旧年轻,永远的18岁。

年轻的时候总是不顾种种限制去爱,只觉得遵从自己的心意就是至上理想。可是毕竟已经25岁了,连木清都说,以前总觉得房车什么的离自己很遥远,但现在终于毕业要工作了,才发现这些是迫在眉睫的危机。于我,大概是应该要考虑下一次恋爱将来能否走入婚姻了吧。

重新活过来,是在凌晨两点热闹的club,在师兄肩膀上哭得地动山摇,哭得眼妆花的一塌糊涂,哭着说我讨厌这个地方,哭着说我要回家。

一切已经走上正轨,我说这将是我在这个地方最后一次由着性子大哭。

One thought on “【5】一万里外的春节

  1. 三叉

    我已经在外过了四个春节。当我觉得自己已经内心强大坚不可摧,其实是扭着性子不愿回头。
    在加国可好?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