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国庆

国庆大逛之天津一日游

      今年国庆两年没见的阿婧决定从长春过来北京玩,我们一起计划了国庆计划。说是计划,其实根本不用,随便从北京的众多景点中挑几个就把行程全部排满了。因为我自己虽然来了北京两年,但是还没去过天津和长城,就把头两天安排成了天津、长城。

      天津游的开端就惊险迭出,因为票是提前买好的,早上八点整,结果六点半出门后才发现我把相机的内存卡放在了办公室。于是七点才到公交站,在还有十五分钟的时候赶到四号线的西四,在还有两分钟的时候跑到进站口。。。结果发现很多人居然在我们后面才进站,大家都越来越淡定了吗?

      30分钟的旅程确实过去的很快,还不及我们在市内从奥运村到北京南站花费的时间,一分钟快2块钱啊,好贵,泪奔。。。到了天津有点小雨,我们就在天津站里面买了传说中正宗的煎饼果子!它跟北京的是不一样的哦!里面包的是油条!!不是脆饼!!我瞬间想到了武汉户部巷的糯米包油条(虽然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口感),好怀念,~~>_<~~

1、古玩街

      然后坐公交到了古玩街,这种仿古街每个城市都有吧,我们家鼓楼那里也有一条,挨着我高中,每周都逛,没什么兴趣了。印象比较深的是街中的天后宫,里面有澳大利亚(..@_@..)和台湾(..@_@..)等地天后宫送来的锦旗!而且里面供奉的天后衣着都好华丽,脸蛋也很美艳。话说我把这个看法告诉阿婧的时候,她提醒我《封神榜》的缘起,好吧>_<|||,在神殿中还是不要以世俗标准来亵渎了吧。天后宫里有一面大鼓,可以在一定距离外用硬币去敲,我用了个一毛的,哈哈,敲的比他们一块的还响,臂力惊人!恩。还有个印象深刻的地方是在城楼上由传统器乐组成的交响乐团为一名衣着类似春晚(像我那件黄色晚礼服)的华服女歌手伴奏《我和我的祖国》,于是在剩下的五天中我不管在八达岭脚下堵车的大巴上、还是风景如画的颐和园、又或者是雄伟的天安门城楼,都会时不时得哼上两句“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我发现我真的有五毛潜质)。

       

      还有个印象深刻的是严复同志的塑像。导游指着他说严复最富盛名的著作是《天演论》。

 

2、鼓楼

      从古玩街我们一直走到了鼓楼,四面分别写着”镇东”,”定南”,”安西”,”拱北”,因为我一开始是从西边过去的,还在想怎么这里写着”西安“?鼓楼周围都是各种游戏摊点,比如买币选娃娃、射击、套圈什么的,也有些吃东西的铺子。一般吧。

3、南市食品街

      这个地方离鼓楼很近,走路就到了,很多家吃饭的地方。可是,可是,当我们终于吃到了传说中的狗不理包子时,天呐x__x,!!号称”皮薄馅大“,其实是”皮厚馅少“。我们对面的”蒸功夫“早餐包子都比它好!虽然确实是有18个褶子的(我一个一个数过了)。。。

我们在狗不理牌匾下摆的是什么姿势啊   

4、老房子区

      本来想去五大道的,不过居然走到了桥边,就在大钟那里拍了照,还发现了一片改造过后的意大利风情街,有BMW和奔驰的展示,至少有10对新人在这片房子拍婚纱照。很多的餐厅,鲜花,雕塑,像上海的新天地。我和阿婧在这里拍了不少照片的说,哈哈。逛了这么多城市,我发现我还是最爱老房子,不管是上海的新天地、庐山的别墅区还是厦门的偏僻小巷里的古旧破败的别墅。

      

5、塘沽

      要去塘沽是因为去年在囧叔的博客里看到他在塘沽坐游艇的经历觉得很赞,于是我们坐轻轨到了塘沽,又转了一趟异常拥挤的公交到了外滩公园。不知是不是那天下小雨的原因,觉得整个外滩灰蒙蒙的,感觉跟武汉的外滩没啥差别,更何况对面还有一个山寨的”悉尼歌剧院“。。。看到有坐游艇的我们兴奋的要死就去了,结果囧叔坐的大游艇已经从30涨价到40了,只有小快艇还是30,坐上去不到5分钟就结束了。。。当我们还在为那30元肉痛的时候,发现前面不远处的另一家游艇铺子,只要10元就可以了!!!

      我们在塘沽的外滩,还看到了网上流传甚广的一塑雕像(请注意女孩的右边胸部)。。。

      

6、夜景

      火车站附近的夜景非常漂亮,蜿蜒而过的海河,河对岸是灯火照亮的翻新过的老别墅——气宇轩昂的历史目击者。我疯狂的拍了 很多对岸的夜景照片,可是怎么都没有满意的,有时候真的希望可以把眼睛里所见的美景和内心的震撼全部记录下来,但是偏偏又无能为力。天津火车站也是很宏伟的建筑。

      哦,对了,我还被一个黑人大块头搭讪,伊英文比我英文好,中文程度也比我英语好。我问他从哪里来,结果回了我一长串叽里咕噜的火星文。。。

      在火车站附近超市买了一斤左右的大麻花,不够分。。。

       

菊子曰 本文用菊子曰发布

食物+帅哥+小朋友记

早上十点半才姗姗走进办公室。国庆长假前弥漫着一股懒散的味道,加上昨晚中秋茶话会结束后大家哄抢剩余食物的快乐,今天的办公室终于有了周末的感觉。

期待国庆长假已经很久了。多久?好像从8月19号回所那天就开始了吧。坐办公室的日子真的很难熬,上午来了就盼着午饭,下午来了就盼着晚餐,晚上再来了就盼着回去睡觉。真正的活倒没干多少,看过的文献一只手都数的出来,还常常不记得内容。不仅看文献心不在焉,昨晚的表演也居然忘了词,应付过去。倒是替老板跑了不少杂事,件件记得清楚。

昨天晚上的晚会,其实是专门为领导们准备的。也只有伟大的PRC,或者现在的朝鲜,还存在着“为领导汇报演出”这一说吧。傻X。借着慰劳我们国庆舞蹈演员的名号,给他们机会唱歌开心一下。花在冷餐会上的上万金额,不如直接发了津贴分给我们演员,比之吃些冰冷的食物更能让大家开心。倒是结束后,因为办公室离会场近的地利,把办公室的师兄师姐们都叫过去搬运了三趟食物,稍微得了点快乐。

不过其实60大寿的演出排练,也不光是无聊的。至少有帅哥可看。上一级的师兄里,就有一个我的极爱。用木头的话形容就是“帅的惊天动地”!北舞来的那两个指导老师,除了三个幼时学过舞的同学,就只记住了他一个人的名字。师兄个子高,又瘦,五官轮廓分明,即使剃成了极短的平头,依旧很好看。他也很酷,不大讲话,稍有些驼背,行动总是慢节奏的。夏天排练时有次穿了一条鲜艳的亮黄色阿迪7分裤,很有垂坠感的面料,裤腰低到胯骨那里。养眼指数10星!!!!据说有一次他们老师的小女儿去办公室玩,对着一屋子的师兄都叫“叔叔”,只叫他一人“哥哥”,并且坐在他腿上就不下来。嘿嘿,“食色性也”,小喷油很坦然啊。而且这师兄还是我校友,说起来骄傲不少啊。

——————-其实自然分段也看得出来—————————————

其实除了每天闲散的看文献,还做了一件大事,就是去北医三院看了次病。以前上经济学的时候,老师一直拿中国看病难说事,由于一直享受公费医疗,我还一直没有体会。这次是深切的感受到了中国普通老百姓看病难的事实。为了挂到一个号,我早上五点半起床,六点钟就到了医院,可是队伍赫然已经无法维持竖直而不得不蜿蜒起来。队伍里很多老年人的身影,我等待的过程中都觉得痛苦不堪,何况老人家。挂号此一难。另外就是医药费的昂贵,这次前前后后花了我800多块,幸亏公费医疗可以报80%,不然我一定得破产。可是普通老百姓怎么办呢?

学医的木头说,医院挣钱是挣在药费上,医生的劳动其实很廉价。确实,北医三院作为三级医院,挂个普通号才5块,那么沧桑的老专家,也就14块。问我妈妈,发现我们家那种小地方挂号也得这么多钱。相对于动辄上百的检查费用和药费,医生诊视的费用确实低廉的很。如果按照医院的级别和医生的水平,把挂号费相应加高分等,而让所有医院的药费都得以降低,利润来源于医生而非医药费,那么病人是否也会因为挂号费用的不同而被分流呢?

这次看病之后,我每次见着木头都会叫:你以后当领导吧,当领导吧,改变中国看病难的现状啊!!!木头就会很无奈。。。。

———————–最后一件罗嗦的事———————————

帮老板跑腿问他高访的审批手续,因为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只好亲自去了传说中的国家留学基金委。想拿到国家的资助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各种审批材料要一层层上报,还得应付前台凶悍的小妹和从来打不通的电话。这次至少确定了两件事:1)如果能够提供相应的证明,在香港学习也可以被官方认为是在英语国家和地区学习的经历;2)访问学者出国,是可以申请J2签证带小孩子出去的。。。所以,我很期待老板出去的4个月!!!我的漫漫长假啊!!!

说到老板的小孩子,想起来这小崽子小名儿也叫豆豆(真的很奇怪,老板和其老婆的名字里一个跟soy bean有关的字都没有啊),并且及其凶悍。潘师兄有次跟我讲说老板被他折磨的不行啊。有一次豆豆小喷油站在走廊里对他爸爸大叫:你别给我添乱了行不行!!!整层楼都听得一清二楚,办公室众师兄师姐皆石化。。。。如果我是老板同辈,我一定会大言不惭的建议:小孩子这样是不行的,你一定要狠得下心打。这一点上我跟老蒙同志倒是意见一致,小朋友如此顶撞父母,肯定是需要管教的,在道理还听不懂的年纪,“打”就成了唯一可选的。只是,毕竟作为学生无法可讲,还是老老实实的看我文献的好。只好祈祷豆豆将来可以不这么调皮吧。

looking forward to the national vo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