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house gases

今天给我们上《环境地学导论》的董云社老师,搞的是陆地表层碳、氮循环。一上来就开始疯狂的提各种问题,包括什么“跟导师联系了吗?”、“知道自己的方向了吗?”、“了解国内的最新进展吗?”。问到我的时候,偏偏是介绍一下温室气体。

显然对温室气体并不陌生,只是让我站起来在全班同学面前系统的阐述还是有困难的。不过幸亏翻到了《现代自然地理》的笔记,所以答的还算将就。特别是因为提到了氧化亚氮而被Mr.Dong赞了一下。回来上网搜了一下(主要参考wiki),再结合课上听的一耳朵,把体会总结出来。

温室气体(greenhouse gases),are gaseous constituents of the atmosphere, both natural and anthropogenic, that absorb and emit radiation at specific wavelengths within the spectrum of thermal infrared radiation emitted by the Earth’s surface, the atmosphere itself, and by clouds. This property causes the greenhouse effect.

用我自己的话解释,温室气体,是一些对太阳短波辐射没有太大反应,但是却强烈吸收地表长波辐射的气体。因为这种性质,使得地球在温室气体的包裹下气温升高。它不光是人类活动产生的,也受自然活动的影响。

温室气体,包括二氧化碳(carbon dioxide)、甲烷(methane)、氧化亚氮(nitrous oxide)、臭氧(ozone)和含氟的氢氟氯碳化物(hydrochlorofluorocarbons)等。前三种是最主要的温室气体,在大气中的平均含量分别是375ppm,1.79ppm,和350ppb。三者对温室效应的贡献达到了77%。(注:数字跟wiki略有差异)

重点要强调一下nitrous oxide,据Mr. Dong强调,这个氧化亚氮,涉及到1995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保罗 克拉兹Paul Crutzen),他的最新研究成果,published findings that the release of Nitrous Oxide (N2O) emissions in the production of biofuels mean that they contribute more to global warming than fossil fuels. Dong强调的原因,是因为这个Paul Crutzen,是他的博士指导老师(看来即使自己已经是博导了,还是存在着炫耀之心的)。而P. Crutzen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原因,是让人们第一次正视臭氧层消耗(ozone depletion),把对平流层的研究引导上正确的道路。

更为重要的是,当年和Crutzen一起分享诺贝尔化学奖的另外两位,也都是大气化学家,从事的都是边缘领域而非正统的化学研究。墨西哥人马里奥·莫林和美国人舍伍德·罗兰预测少量的氯氟烃类能够在平流层以催化的方式损耗大量的臭氧,对后人的研究有巨大的指导意义。

95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充分说明了科学界对全球变化、究其是全球气候变化的重视。是有史以来诺贝尔化学奖第一次进入环境化学领域。诺奖不愧引领着世界科技潮流。只是可惜诺贝尔奖没有设置地理学奖,不然,我就可以“紧跟党走”了。

p.s.下课的时候我问Mr.Dong说,觉得研一在玉泉这边,要平衡课程学习和文献阅读,觉得压力很大。Dong回答说,进了科研这个圈子,就要开始受苦受累了。别人多睡一点,你就少睡一点。付出的比别人多,才会有收获。

p.s.2从上周五开始天天在外面跑着玩,本来说十一之后就收心好好学习,结果又没做到。不说两篇综述没动静,连基本的课程学习都落下了好多。确实得努力了。不然,我的人生,就再也不可能有成绩而终结于此了。

2 thoughts on “greenhouse gase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