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Giving Day, thanks all the people

今天是西方的感恩节,我也不能免俗,应景感谢所有的人。

(一)Tom——我的博士英语口语外教

一直以来,我都不喜欢这位来自夏威夷的五十多岁单身怪老头。从9月上他的课到现在,从未见他换过衣服,始终是那件腋下汗渍斑斑的蓝色衬衫,皱巴巴的黄色格纹西裤和一双裂了口子的皮鞋。他总是在课堂上说“ You Chinese people always do this, but other countries never ever do this! Americans do not do this! Japanese do not do this either!”or以一种救世主的姿态说” I do not care about money, because I came here for helping people.”

特别是今天我请教他自己的答案哪里需要改进的时候,他说我未按照他的要求只回答一项信息(either your hometown or your major)而是两项信息都回答了。但是,重要的是,我非常确信自己只说了major,绝对没有提到家乡Xiangfan,所以就说“No, I didn’t do that.” Then, he shouted at me ” how dare you say no to me! you want to make me angry?! People always make mistakes and forget them! I’ve made notes about your mistake.”然后他表现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转身对另外的同学说我interupt了他。

引用鲁迅先生的名言,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人们的。徐海洲说因为Tom在中国待了10多年,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才想要帮助我们改进。可我总认为Tom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在指责我们。特别是今天的这次事件,让我觉得即使始终强调美国人很讲礼貌的他自己其实并不像他标榜的那样。He has no right to judge us, especially those we are not wrong.

不过我还是得say thanks to Tom. 他让我提前领会到了以后踏入社会必然会遭遇的蛮不讲理型boss或者客户的能耐。

其实写到这里,自己的气已经消了。如果站在他的角度想,一个下了课还来跟你纠缠不清的学生,确实还蛮讨厌的哈。

(二)班长少华

虽然Tom的事情真的是非常非常的tiny,但是生性好强且脸皮超薄的我还是在回宿舍的路上忍不住啜泣起来。这件不公平的待遇只是一个触发点。它引爆了我最近一段时间来的诸多压力和各种负面情绪:

发觉周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而自己却平庸到毫无特点;

学业上各种报告都到了deadline,而自己却越发什么都不会;

要回所见导师签培养方案,而自己在这两个月中毫无建树可以汇报;

小蛇突然要在这周六离开北京回到他原本应该待着的西安,再也无法见面……

不顺心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三个月来我一直在逃避自己不够强大不够优秀的事实,整日浑浑噩噩的晃荡在玉泉路上,以一种得过且过的行尸走肉状态生活在充斥着全国各地有为青年的校园里。到今天,这个事实清晰的浮现在眼前,而不得不去面对的时候,我整个崩溃掉了。 I am crushed. 一个人坐在宿舍里放声大哭。

飞信上提示班长上线的消息像一根救命稻草,我觉得他是我在玉泉唯一可以在这种时刻求助的人(昨天已经bother过昊子小朋友了)。班长超级豪爽的答应了我,约好在校门口见。去校门口的路上我已经没有掉眼泪了。可是见到他就又忍不住,在去往麦当劳的路上一个劲儿擦眼泪(好丢人啊……)。

我觉得自己该怎么做、该怎么样进步,其实心里都很清楚都很明白。但是此刻我只是需要一个树洞把自己的委屈、对自己的不满一股脑倾倒出来,不管我是不是在强奸他的思想或者意识。一边哽咽一边不停的说,少华估计经常遇到大嫂的这种情况,已经轻车熟路了,几条分析就让我不住点头,稍微止了沮丧。可是还是继续哽咽。

虽然是要发泄,但是责任我也没有忘掉。今天晚上轮到我播音,稿子都还没顺过一遍,五点的时候我就赶紧催着薯条还没吃完的班长一起走了。到了广播室,三十分钟的新闻播完,整个人就人清气爽了很多。期间还收到班长的短信一条:“加油!你已经很优秀了,委屈撑大胸怀时,你就成功了!加油哦,以后不用客气,有事找我就可以了,呵呵。”非常的感动。班长为我们这个回所之后就相当于解散了的808班付出了太多心血。不管是一手创办的经纬沙龙,还是对同学私人的关怀和帮助。

(三)广播站的同仁

首先是站长孙嘉宇同志,看似不靠谱其实关键时刻很能压住阵。特别是今天要谢谢他。中午我因为最近的情绪问题,为了复印店捍卫广播站的0.75元钱,非打电话把他从温暖的宿舍叫到二公寓下面的复印店。当然,我的潜台词是,你不下来以后就不听你唠叨你的小雪MM了。

其次是我们组的组长谢慧。她也是强人一枚,钢琴十级,英语专八水平,而且总是包揽了很多不属于组长的责任。在她的带领下,我们周四组才能每次都被评为最佳播音。另外,跟她一起逛街聊天游泳很开心。对了,还有她国庆从家里带的鸭脖子,让我解了馋~

然后是我的搭档,张洪章同学。呵呵,化学院学生会主席。做事非常认真,人也很Nice

然后是范欢和科大,一个会拉小提琴,一个会写网站。

还有婷婷,超级纯情的MM

(四)珞珈

我亲爱的畅、翠翠和魏,还有佳佳奶糖小妹和勤子,那一大票男生们:波波,刘燃、徐锋、王华等等等等,远在法兰西的珊子,目前没消息的丁子,回到新疆的热依丁和比乃,宋寅,蓓蓓……

当然不会忘记我的阿婧。常会在最温暖的时候想起你。

今年是武汉大学建校一百一十五周年暨西迁乐山七十周年,敬爱的刘经南校长退休,原先的党委书记顾海良sir顶替他的位置,不知从哪个学校来的党委书记做党委书记。风风雨雨走过这么多年,只希望我亲爱的母校能够继续稳妥的走下去。不求多辉煌的成就,只要一步步走稳就好。

这样,我再回去探访珞珈的时候,熟悉记忆才会悄然涌现心头,我的朋友们也都会在那里平安的等着我。

他们离我触手可及却又遥不可及。

(五)生命中的死党

一直说来到北京最为幸运的就是离木头和鸡哥他们近了。这三个月天天厮混在一起我更加的离不开他们了,几乎每天都想给他们打电话。还有我的弟弟伍雷。那么一个可爱的小孩儿。还有阿飞、老崔和田田、贝贝。

还有不在北京的饼干和王冠。我也一直很想你们。

当然,还有马上要离开的小蛇。六月份毕业的时候我已经为不能再见而流过眼泪,没想到我们能有机会在北京一起度过最美丽的九月十月和十一月。我们一起吃了北大的西门鸡翅,我们一起去了坝上看草原看蓝天和悠远的湖,我们一起逛了什刹海吃了老北京小吃,我们一起转了798吃了烤鸭和海底捞,我们还一起走过钓鱼台外长长的银杏路……

可是我们没有一起做的事情还有好多:我没有吹口琴给你,我没有带你逛过我的校园,我们没有一起去听新年音乐会……

于是我今天做了一件非常感性的事情,新闻结束后,播放了那首《想把我唱给你听》,然后出来站在回荡着音乐的校园给小蛇打电话,让他听空中的歌声,听这首我们在武汉公交上一起听的歌。然后没说其他的话就挂掉了电话。

我怕说的太多会再次潸然泪下。

(六)父母

明天是妈妈的生日,晚上给她打了电话。

来到北京后跟父母联系的频率明显减少,因为觉得没有成绩可以跟他们汇报。

我会努力的。我会好好努力的。

感恩节,我要感谢所有的人。

7 thoughts on “Thanks Giving Day, thanks all the people

  1. hedgehog

    you, Mr. American island creepy single, try to scrutinize your review!

    Reply

    gracedou Reply:

    Since I’m quite sure about the hometown thing and the major thing, I thought he might mix me up with other girls who made that mistake.
    Thank you very much.

    Reply

  2. 孙嘉宇

    。。。给我的篇幅能不能再多一点。。。。
    好不容易,有人感谢我。。。。。。
    本来我以为,这一篇文章都是写我的。。。。

    Reply

  3. 谢慧

    这 站长也
    我倒是对于大名能够上你的blog 感到很荣幸的 哈哈
    貌似 站长也就表扬了我们组一次
    it’s my honour to make you happy when we are together
    my dear lady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