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

我的口语外教一直在课堂上说:“the world is a harsh place, so friends suppose to be nice with each other.”虽然他说这话的目的是用来表明自己不喜欢中国人对待朋友过于直率的批评或困窘时请求帮助。我只是想用“the world is a harsh place”当我的开头罢了。

place,从地理学的角度考虑,要赋予它空间性和时间性,去获得它的时空综合特性。

(一)北纬32.02,东经112.08,1987—2004

襄樊并不是个响亮的地名,及不上它的古名襄阳。

襄阳有刘备三顾茅庐恭请诸葛亮出山的的千古佳话;有郭靖和黄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风范;有王维的“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的意境……

襄樊是总人口500多万的“大”城市,人民广场是城市的商业中心,有三座大桥横跨汉江,以汽车制造为支柱产业。襄樊是座山清水秀的城市,有宽大繁华的道路,也有泥泞污秽的小道。小道里有很多茶馆,下岗工人们成日在里面消磨掉他们可怜而无望的生命。更多的时候,小道里传来阵阵豆腐面浓郁的辛辣气息,混合着黄酒的酸甜香味,吸引着路人驻足解决早餐。

我吃了整整20年的豆腐面,离开之后才觉得每天早上进食堂时都会疯狂的想念这种辛辣不健康的食物。

515是我初中搭了三年的公交车,从监狱似的学校回家享受一个周六的晚上;1路是我高中搭了三年的公交车,经过四中、汉江大桥和繁华的广场到达熟悉的丹江路口。后果是现在再乘这两趟车,还是会很有亲切感。

那里有我快乐的童年和青涩挣扎的少年以及逐渐成熟的半青年时光,那里还有我最亲切的家人和最私密的朋友。

(二)北纬30.37,东经114.2,2004—2008

它是湖北省的省会,也是长江和汉水的交汇地,还有166个大大小小的淡水湖。小时候曾经去过武汉,但是却不曾有丝毫印象,因此我一直把2004年去武汉念大学当作和武汉的初识。

我至今仍能清楚的记得它给我的第一印象,像极了一个大规格的县城。送父母坐上619去汉口火车站的时候,却并没有格外的分离伤感之情。我猜我是个后知后觉的人,所以在他们走后的第三天才开始觉得离家的恐慌。

可是,在四年后的此刻,我却时时刻刻怀念武汉的点点滴滴。难熬的夏日和冬季,热腾腾的糊汤粉,香气扑鼻的热干面和豆皮,喳喳呼呼却热心洋溢的武汉人和貌似牛X却可以讲的很温柔的武汉话。还有庞大的武汉大学校园和出校门就可以逛的超豪华商场群光。

但此后再回学校,住过四年的五号楼永远不会再有我的位置了……

(三)北纬39.54,东经116.28,2008—2011

目前的四个月让我并不特别适应,但是北京依旧是一个fabulous splendid place.

(四)?,?,2011—?

12 thoughts on “Place

  1. 葡萄唐

    嗯,终于出现一篇高质量的了。
    BTW,你们口语外教貌似不咋得,在中国的土地上批评中国怎么怎么的,说话也不分场合。

    Reply

    gracedou Reply:

    唐唐姐姐写的才好呢,你去了好多地方啊~

    Reply

  2. Pingback: geowhy三周年征文总结 « Blog Archive « Hedgehog’s Parchment

  3. Pingback: 迟交的12月月报… « 与寻@neverland

  4. Pingback: 迟交的12月月报 « 与寻@neverlan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