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来时路,不知花谢在何处

昨天早上,分别发短信给大家询问他们会如何度过2008年的最后一天。得到的答案各不相同,但没有谁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来告别2008,迎接2009。

而我,一个刚刚进入科研院所的新人,一个只身告别了所有亲人朋友北上的南方人,又是怎样度过这动荡的2008最后一天的呢?

班上是组织了聚餐的,据说80个人,去了有近60人。但是我故意逃开了。这种时候,如果是十一二个同学,相互熟捻的朋友聚会,我会欣然前往。但一年的最末日,要和了解你的人一起回望过去,设定新年的目标才好。下午吕昌河老师提前下了课,赶上3:30的校车去往中关村,和木头约在家乐福见面,然后一起去了附近的比格。期间收到小魏从武大发来的短信:一会儿要去听新年音乐会。恍然记起往年的新年都是和她们一起去参加武大自己的交响乐团演出的新年音乐会啊,还有敬爱的刘经南校长致辞。如今校长已非斯人,而我也远在天涯了。

一边啃着比格的鸡翅,一边问木头的新年resolution,譬如是否买下那个丝芙兰的金棕四色眼影。她很认真的回答道,买下那个眼影是一个计划,如果真要说resolution的话,是某些大的,需要奋斗或者一点运气才能实现的目标,比如结束现在这种消极的生活状态,比如找个男朋友。

她继而问我的新年revolution是什么呢?

我答不出。回来后决定先好好总结这个特殊的2008。

1月:大学四年头一次回家这么早,错过了陪考研的同学一起奋战的机会,也错过了那场罕见的大雪和宿舍水管爆裂的大场面。度过了第21个周岁生日。收到很多条生日祝福短信,心里觉得很温暖。得知自己不靠谱的拿到了那个荣誉称号,i was a lucky dog。

2月,3日,高中同学聚会。回到学校,决定四年的最后要好好疯狂一下,于是去生平第一次烫头发,却发现除了国富哥哥,身边的人没有一个发现自己烫了头发,太失败了。顶着这个看不出来的卷发开始了我浑浑噩噩的大四下学期生活。一周三次羽毛球。

3月:冲动的计划并实施了凤凰之行,和翠翠两人在凤凰这座小城闲逛了3天,买了很多夸张的耳环,回来后从不曾再戴过。有些东西只适合某种特定的场景。观赏了最后一次樱花。往年总是在畅生日的时候宿舍三人一起去本部的樱花大道拍照,还会摆出各种风骚袅娜的造型。今年彼时畅去了遥远的深圳实习,度过了没有我们祝福的生日,我们则度过了没有她在的樱花节。月末游览了汉口的古德寺,那座教堂建筑风格的寺庙,当时佛堂里正在为某人超度,重复单调的诵经声回荡在高高的穹顶内,神圣而魅惑。一周三次羽毛球。

4月,和饼干、小蛇、包子一起去了鸟语林,穿着鲜艳的红衣服和孔雀比美。哭泣的次数明显增多,多数时间是夜里一个人偷偷啜泣,但所有隐忍的感情在某天爆发,从702路嚎哭到宿舍。注销了校内。因为无所事事而产生明显的思维自虐倾向。却狠狠的拒绝了阿黄。一周三次羽毛球。

5月:回家,和国富哥哥去了隆中旁边的不知名寺庙。返校。经历举国悲痛的汶川地震。痛哭失声,把睡梦中的畅吵醒。17日听了有畅参加的武大赈灾义演,当晚又赶到VOX吧,去听那里的摇滚义演。28号,寝室三人花了一整天时间在武大各个角落拍学士服照片。毕业论文吃紧,整天出没于图书馆,赶论文的间隙再一次重温了金庸古龙和亦舒。常常和畅腻在一起。

6月,结束了极不顺利的论文答辩,吃了三场散伙饭,崔同学在楼下弹琴歌唱,和畅在未名潭边装蕾丝边。22日,拿到毕业证学位证之后给家里报喜,却听到妈妈说外婆去世的消息,在电话里边哭边骂为什么不通知我,为什么要让我做个不孝的子孙。晚上带着红肿的眼睛和学生会的同事吃散伙饭。23日那夜,班上30多人在草坪上哭泣,至凌晨三点半,带着醉意敲宿舍的大门,五点半又被夜游珞珈山的男生们不断的电话吵醒,一起去吃早点。八点和饼干、王冠去往归元寺,求得姻缘符一枚,佩戴至今,未见效。16:04的火车,武昌——襄樊,N335,十二个同学(畅、婧、猴子、珊子、刘燃、简锐、bobo、徐峰、罗来军、华仔、崔革、王冠)去送行,列车开动的时候,他们齐声在窗外唱吴奇隆的一路顺风,本已干涸的眼泪再次飙出来。畅说,你去了就再拿个国家三好学生回来。

7月:从家里到武昌再到福建,在王老师的带领下做F’A和XP的土地利用规划,结识蒙雪松师兄。了解到某部门的腐败和黑暗,吃到各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食物,吃掉一顿1W6K的饭局,被灌酒,陪GT局局长唱夫妻双双把家还。错过了家里的那场大暴雨,没能见到上了《时代》周刊的城市内涝。

8月,返家。小我半岁的堂妹在举国盛世那天结婚,嫁给了一个商人。小可哥哥醉酒,第一次跟我说希望我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而不是做一个中规中矩的好学生。外婆去世不足五七,外公查出胰腺癌,住进最好的中心医院。之后我每天早上八点半起床,骑车跨过汉江,横穿整个襄樊去看他,待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心疼我会晒大太阳的外公赶回来。父母上班,中午只好自己随便弄点吃的,躺在沙发上在电视剧的聒噪中睡一小会儿午觉,醒来去上健身操课直到九点回家。总会不时想到亲爱的同学们。担心外公的病情,常被医院里的生离死别刺痛神经。

9月:至京,和木头、鸡哥、阿飞等再次一起过中秋节,近48个小时没合眼。再次见到来北京出半年差的小蛇。换掉武汉的SIM卡。加入广播站,进驻周四新闻组。经常哭泣。加入GeoWHY。

10月,和木头、鸡哥、阿飞、崔猪、田田和小蛇一同去了丰宁坝上。越发不能忍受一个室友,跟小武渐渐熟悉起来。班上组织爬香山。

11月:又是一年光棍节。买口琴一枚。小蛇离开。

12月,回所见导师。各种考试。寄出8张明信片,平安夜接到畅的电话,和张骋一起去附近新开的万达看电影却都爆满。圣诞夜弄丢了去年八月买的卡西欧手表。买来怡口莲和德芙分给新认识的朋友们。29日所里开晚会,潘师兄抽中一等奖,得巨牛妞妞一头,送我,乐极。31日,和木头俩人迎新年。

我和牛妞妞

以年末这张喜庆的照片做结,我的2008,终究还是在快乐和幸运中有了一个华美的结束。

我的2008,贯穿其中的一直是离别、重病和死亡。可是也还是有阳光和希望的,比如疯狂的出游,和畅在宿舍里的推心置腹,被班上同学叫做“豆班”,散伙饭时毫不吝啬的灌酒。来到北京后也有各种疯狂的举动,吃了比格烤鸭海底捞海碗居猪蹄火锅九门小吃,去了香山云梦延庆和坝上,加入了广播站,认识了很多新朋友。

我的2009,在这头牛的陪伴下,应该也会牛气冲天的吧?

41 thoughts on “回望来时路,不知花谢在何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