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长着驴耳朵

五台山黛螺顶

总是在办公室一坐一整天,不到迫不得己根本不愿起身离开我的cube。凌晨走在空荡荡却亮堂堂的马路上,感觉腿脚是浮肿的。

总是一整天对着电脑,连手机也很少用了,除了极个别朋友,没有任何交流的欲望。更可怕的是,连和朋友交流的欲望也在变淡。

总是一套一套的在土豆上看视频,IT Crowd, Coupling,英国人奇怪的幽默感很抓人,但还是会忍不住关掉视频。

幸好还能逼迫自己一周一次出外的活动,相声、电影,不管是什么。会有帮助吧。希望不会出现逼迫不能的状况。

五台山上的寺庙并不让我神往,反而是各式各样的人显得有趣:脸上带着油彩的戏剧演员,坐在树下冥思的喇嘛,一路磕头到山顶的虔诚女居士,还有跟着大人磕头的小朋友。为什么喇嘛总显得比和尚心地更纯洁呢?为什么看着什么都不懂得小孩子磕头会觉得悲哀呢?

最开心的时候是终于到了3000米的北台顶,看着肥厚的高山草甸和山下的针叶林,论文、前途,都不见了。越来越多高学历的孩子们皈依佛门,是不是不愿再被浮世所累?所幸我对佛学实在提不起兴趣,回程的大巴放了三个小时的大悲咒和药师心咒,反反复复的“娑婆诃 悉陀夜”不仅没能让我平心静气,反而越来越烦躁。

真正伤筋动骨的感触都无法轻说,一出口便吓坏自己;

内心充斥着恶毒、刻薄、诡异、自我厌倦,非常需要一个树洞。

是天气太热吧,凉下来,考完试了就好了吧。

诶呀,很喜欢coupling的歌,会不由自主的哼perhaps, perhaps, perhaps:

if you can’t make your mind up

We’ll never get started

And I don’t wanna wind up

being in parted, broken-hearted

So, if you really love me

Say Yes

And Please don’t tell me

Perhaps Perhaps Perhaps

One thought on “皇帝长着驴耳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