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虚怀若谷

看,拖拉机不仅能拉猪还能拉人去枫糖节,要学着接受啊亲!

看,拖拉机不仅能拉猪还能拉人去枫糖节,要学着接受啊亲!

其实三月份的主题应该是“切忌刚愎自用”,或者更简单的讲,要能接受不同事物、想法、意见。虚怀若谷这个词可能也不对,欢迎提供纠正意见(我还专门查了该成语的意思,不仅英文没有练好,中文也退步了)。

之前跟同学聊天的时候说到“文商指数”——人们接受、适应不同文化的能力,加拿大国民的文商指数全球排名第一,这当然和加拿大是移民国家的背景分不开。作为在加拿大生活了七个月的我,也渐渐开始学会平心静气的接受不少cultural shock甚至academic shock了。

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会不由自主的评判别的文化,是和中德混血heidi聊起西式早午餐这个话题。我当时皱着眉头问“为什么你们要在早上吃那么油腻的土豆呢?”,潜意识里认为西人果然肠胃更厉害且不会像我们做精致的各色早点。Heidi说,这是我们的习惯呀,以前农民要出去做工,早上出门前吃土豆会很管饱。这是个多么合情合理的原因啊,在我了解它之前为什么要在心里鄙视耐饿的土豆呢。。。

第二次是跟韩裔tutor的一次对话。前两个星期滑铁卢天气非常抽风,直接从冬天过渡到了夏天(今天又下雪了,暂时就不吐槽这个天气随机播放的2B城市了)。我只一个周末没有见到tutor,再看见她时她已经黑得像刚去了一趟非洲。我很惊讶(其实有点嫌弃)的问她怎么变得这么黑了,她说不知道呀,没注意就这样了,语气轻松愉悦,一点也不像我们晒黑后大惊小怪的样子。我其实知道北美这边流行”美黑“,在多伦多出生的我tutor肯定更是taned的爱好者,只是一时没忍住嘴快就问出了那个问题。关键是后来小组讨论的时候,一个香港背景的CBC说”啊,怎么会有人想要美白?!“。。。

说起来咱们祖国一直强调自己是多民族融合的国度,但其实汉族的同化力实在强大,我猜测大概由于我们不允许”特立独行“的事物或者行为以及人的存在。从小受这种教育长大的我,不仅理所当然的长成了一个”面目模糊“的”好学生“,更是认为所有的事情都应当和我的”饮食习惯“、对”美“的看法相同。但其实多元化才是发展的基础呀,不然我们干嘛拯救基因库,又为什么强调多学科综合,甚至连agent在做选择时也是不同偏好才使平均utility更高呢。

除了这些,最近因为读了几篇导师给的文章,所以对我博士研究的ABM也有了一点观念上的转变。我一直认为土地利用模拟一定要跟现实做对比,不能反映现实的模型不是好模型,不能被generalize的决策规则不是好的规则。所以以前读文章的时候总是纠结于ABM的验证环节的缺失和先天不足,以及即使做现实的模拟,结果也总是差强人意,甚至都不优于随机的模型结果。。不过现在已经开始慢慢接受这第三种科学方法了,我的理解就是试着通过现有的样本、案例、经验、理解做出在这种情况下最合理的假设,或者最好的模拟结果,对于导致这种结果的过程,我们可以怀着信心和信念,因为人类和环境的复杂性,我们看到的感知到的永远是受限制的。而且与其他科学研究以推理演绎、归纳总结为方法和Occam’s razor为指导思想不同的是,ABM是试图尽力反映人类的交互和人类环境交互的混乱性。。所以我们永远无法将所有的可能性考虑进来,提出一个简单的人类决策规则,建立一个完美的ABM模型。

reading list还很长,code也很多,同志仍需努力。学术之路,最重要的大概就是虚怀若谷了吧。

特别鸣谢:教授同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