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帅哥+小朋友记

早上十点半才姗姗走进办公室。国庆长假前弥漫着一股懒散的味道,加上昨晚中秋茶话会结束后大家哄抢剩余食物的快乐,今天的办公室终于有了周末的感觉。

期待国庆长假已经很久了。多久?好像从8月19号回所那天就开始了吧。坐办公室的日子真的很难熬,上午来了就盼着午饭,下午来了就盼着晚餐,晚上再来了就盼着回去睡觉。真正的活倒没干多少,看过的文献一只手都数的出来,还常常不记得内容。不仅看文献心不在焉,昨晚的表演也居然忘了词,应付过去。倒是替老板跑了不少杂事,件件记得清楚。

昨天晚上的晚会,其实是专门为领导们准备的。也只有伟大的PRC,或者现在的朝鲜,还存在着“为领导汇报演出”这一说吧。傻X。借着慰劳我们国庆舞蹈演员的名号,给他们机会唱歌开心一下。花在冷餐会上的上万金额,不如直接发了津贴分给我们演员,比之吃些冰冷的食物更能让大家开心。倒是结束后,因为办公室离会场近的地利,把办公室的师兄师姐们都叫过去搬运了三趟食物,稍微得了点快乐。

不过其实60大寿的演出排练,也不光是无聊的。至少有帅哥可看。上一级的师兄里,就有一个我的极爱。用木头的话形容就是“帅的惊天动地”!北舞来的那两个指导老师,除了三个幼时学过舞的同学,就只记住了他一个人的名字。师兄个子高,又瘦,五官轮廓分明,即使剃成了极短的平头,依旧很好看。他也很酷,不大讲话,稍有些驼背,行动总是慢节奏的。夏天排练时有次穿了一条鲜艳的亮黄色阿迪7分裤,很有垂坠感的面料,裤腰低到胯骨那里。养眼指数10星!!!!据说有一次他们老师的小女儿去办公室玩,对着一屋子的师兄都叫“叔叔”,只叫他一人“哥哥”,并且坐在他腿上就不下来。嘿嘿,“食色性也”,小喷油很坦然啊。而且这师兄还是我校友,说起来骄傲不少啊。

——————-其实自然分段也看得出来—————————————

其实除了每天闲散的看文献,还做了一件大事,就是去北医三院看了次病。以前上经济学的时候,老师一直拿中国看病难说事,由于一直享受公费医疗,我还一直没有体会。这次是深切的感受到了中国普通老百姓看病难的事实。为了挂到一个号,我早上五点半起床,六点钟就到了医院,可是队伍赫然已经无法维持竖直而不得不蜿蜒起来。队伍里很多老年人的身影,我等待的过程中都觉得痛苦不堪,何况老人家。挂号此一难。另外就是医药费的昂贵,这次前前后后花了我800多块,幸亏公费医疗可以报80%,不然我一定得破产。可是普通老百姓怎么办呢?

学医的木头说,医院挣钱是挣在药费上,医生的劳动其实很廉价。确实,北医三院作为三级医院,挂个普通号才5块,那么沧桑的老专家,也就14块。问我妈妈,发现我们家那种小地方挂号也得这么多钱。相对于动辄上百的检查费用和药费,医生诊视的费用确实低廉的很。如果按照医院的级别和医生的水平,把挂号费相应加高分等,而让所有医院的药费都得以降低,利润来源于医生而非医药费,那么病人是否也会因为挂号费用的不同而被分流呢?

这次看病之后,我每次见着木头都会叫:你以后当领导吧,当领导吧,改变中国看病难的现状啊!!!木头就会很无奈。。。。

———————–最后一件罗嗦的事———————————

帮老板跑腿问他高访的审批手续,因为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只好亲自去了传说中的国家留学基金委。想拿到国家的资助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各种审批材料要一层层上报,还得应付前台凶悍的小妹和从来打不通的电话。这次至少确定了两件事:1)如果能够提供相应的证明,在香港学习也可以被官方认为是在英语国家和地区学习的经历;2)访问学者出国,是可以申请J2签证带小孩子出去的。。。所以,我很期待老板出去的4个月!!!我的漫漫长假啊!!!

说到老板的小孩子,想起来这小崽子小名儿也叫豆豆(真的很奇怪,老板和其老婆的名字里一个跟soy bean有关的字都没有啊),并且及其凶悍。潘师兄有次跟我讲说老板被他折磨的不行啊。有一次豆豆小喷油站在走廊里对他爸爸大叫:你别给我添乱了行不行!!!整层楼都听得一清二楚,办公室众师兄师姐皆石化。。。。如果我是老板同辈,我一定会大言不惭的建议:小孩子这样是不行的,你一定要狠得下心打。这一点上我跟老蒙同志倒是意见一致,小朋友如此顶撞父母,肯定是需要管教的,在道理还听不懂的年纪,“打”就成了唯一可选的。只是,毕竟作为学生无法可讲,还是老老实实的看我文献的好。只好祈祷豆豆将来可以不这么调皮吧。

looking forward to the national vocation.

2 thoughts on “食物+帅哥+小朋友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