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的第一场雪

这几天跟蒙的电话聊得都不尽兴,动辄气得跳脚,然后自己默默的哭。怎么说呢,“鸡肋”这个词整天在我脑子里飘: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以前我总以为,两个人只要相爱,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现在才发现,在爱情里,互动和沟通是多么的重要。本来以为元旦见面,会让我们俩在跨越2000年第一个10年的新年里有最好的纪念,没成想他的加班、我的病痛和那场大雪毁掉了这个美好的愿望。

加班就算了,留我一个人在房间写开题报告或者独自逛街我都能忍。最让我耿耿于怀至今,并起了旧账新帐一起清算的由头,就是三号北京那场40年不遇的大雪。

返京的航班是3号下午五点半的,去了才发现所有飞北京的航班都被cancel了,只好改签到4号。返回市内,蒙跟我一起吃了晚饭后,直到第二天我回到北京,都再没有见到他。为什么?因为要加班啊。因为要赶任务,所以晚上留我一个人在房间;因为要交任务,所以第二天是我自己默默起床、收拾行李、上大巴、候机、登机、回北京。。。。

我看不到当时自己的形象,一定是惨透了,因为水土不服导致的恶心还没有彻底好起来,智齿冠周炎让我左边半张脸还是肿的,而整个人由于有种在陌生城市的被遗弃感,一定像极了丢盔卸甲的逃兵。我还记得飞机降落在首都机场,看到白茫茫的一片时,自己激动的心情:真的从来没有如此期待返回北京过。

我给他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工作真的很重要;规划院的牌子不能砸在他手上;看重工作的男人不应该被尊重么?可是统统不能缓解心理的郁闷和憋屈。我实在不认为他连早上那一两个小时都抽不出来,即使只是把我送上大巴,也比丢我一个人默默离开那座城市的强上一百倍。

跟麦子聊我的感受,他笑我还是小女孩的纠结。可是,即便男生都理解不了陪女孩子逛街看电影的重要性,这种三个月见一次,还要自己默默返回的案例,恐怕也是让人心寒的吧。

我知道蒙是个好人,他也确实忙,他已经在尽力表达对我的关心和爱护。可是我对他经常性忽略的隐忍,对自己始终排在最后的宽容,赋予了他在这段感情中的高贵和我的卑微。我不希望牺牲自己的快乐来成就一段委曲求全的感情。如同下棋,退势太猛,过早的丢了楚河汉界,双方都不会觉得有意思。

今天早上我问蒙,你有没有听过beatles的You are gonna lose that girl?他回答说,没有,但我会去听。

希望这个gonna永远不会到来。

2010年的第一场大雪,不仅延误了首都机场的几百架航班,也滞留了我对爱情一往无前的心。

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没法面对蒙,也没法面对自己。

6 thoughts on “2010年的第一场雪

  1. hedgehog

    莫激动 不是什么大事 男生都事业为重 年终很多事情嘛 他不是抽不出两个小时 是觉得你们还有后面一辈子 换句话说就是认定你了 路还长

    Reply

  2. rainbowrain

    一个平衡点是很重要的,事业一辈子都会有,就一辈子都谦让再谦让?
    girl,你要让他明白你的感受。
    也许,你一直都表现的很豁达,就让他觉得这样的模式你是ok的呢?

    Reply

  3. Pingback: 2010年1月月报 « Blog Archive « Hedgehog's Parch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