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是会来的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田田发了条短信:豆,木头阑尾炎住院了,正在做手术。

我初时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不可思议,昨晚上我们还短信聊天来着!于是一个电话打过去,没接,才又打给田田。知道她已经进了北医三院的手术室,我说好,我立刻出发。

挂了电话,开始关机把各种东西往包里塞,还没忘记把喝了一半的牛奶大口灌进嘴巴里,以及把刚买的闹闹星座书丢进包里,想她醒了可以解闷。

只是做这些的时候,我的手一直在颤抖。

真的,我很清楚阑尾炎只是个最小最小的手术,可是我没法控制内心巨大的恐慌、真实的惊恐。这种情绪经由身体扩大,就成了不由自主的颤抖。直到此刻我都能清晰的回忆出几个小时前那种感觉,很真实。

在去的车上发短信给畅和阿婧,我说我真没用,这点事就怕成这样。婧说因为是好朋友才格外担心的嘛;畅回了我一句话:

有的时候有些看起来很远的事情其实很近

是吧,病痛住院手术这种事,在我身上发生的时候有爸爸妈妈,出门在外在好友身上还从来没有发生过,于是这次才觉得这么突兀。

我得坚强起来,才好勇敢面对很近的未来。

p.s.木清手术结束,现在估计正在病床上睡觉或者听鸡哥讲笑话。由于探视卡限制以及我下午的毕业生准备工作大会,我只能在她的病房待了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明天再去照顾她吧。平常都挺闲的,正好今天碰上事情了。

提醒大家注意身体啊,木清那么活蹦乱跳的一个人,病床上蔫蔫的,看着怪心疼。

3 thoughts on “未来是会来的

  1. kevin

    别担心,我得过,隔了就没事儿了。注意前三天不能吃固体和流食,只能挂水,之后才能稍微喝点粥吃点烂面。我三年级时得过,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这样的医嘱。这是小问题,2个星期后又会活蹦乱跳的了。

    Reply

    gracedou Reply:

    是吧,是说周六就可以出院了。
    刚才发短信给陪床的同学,说她想吃饭,然后“被婉拒”,哈哈。
    估计确实没啥事。
    我也知道挺平常的小手术,她自己学医的,昨天半夜疼的时候就已经排查出来病因了。
    不过我当时就是很害怕。太不淡定了。

    Reply

    kevin Reply:

    因为牵挂,才会担心。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