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an REDD save the forest?

 

【明明应该是六月七日发布的日志】

第九个月的主题当然是学术。

二月份的时候老板就说让我参加CAG,the annual meeting of Canadian association of Geographers。因为committee member 德哥刚来我们系任教,受命主持其中一个ABM的session。不然之前Ray告诫过我说在CAG上讲ABM底下的人都听不懂的,AAG还差不多(AAG有关ABM的section持续了两天)。老板当时问我做个poster怎么样,我考虑了一下,脑残的说,要不还是做个presentation吧。后来发现当时自告奋勇的我是有多“无知者无畏”和“不自量力”。

这个会议也让我意识到了自己有多严重的procrastination。proposal很早就写好了,却一直不去动手调程序,觉得应该没有那么难搞定。在这种盲目的自信和懒惰中迎来了最后一个月的苦逼生活。还好有ray(我那几天跟ray发了大概一百多封邮件。。。)和吴龑还有其他人的帮忙,在报告的前两天跑出了实验结果。也因此意识到很多idea是好,但是在具体执行过程中编程的困难;以及反之,编程时可以产生的一些新的idea。交相辉映?互为促进?

初写proposal时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测测那种价钱最合适补偿农民。实验进行中才意识到“从上至下”的宏观计算和“从下至上”的模拟之间可能产生的巨大差别。用经济学原理计算出来的农民肯接受的补偿价格要远远高于模拟时能够产生作用的补偿价格。虽然我也希望能够给农民更多补偿,但是当经费有限或者发达国家以“太贵”为借口时,我们可以拿出模拟的结果为例证驳斥这种说法。当然,模拟还是有很多需要验证/改进的地方的。

后来和老板还有德哥商量,按我自己的想法就是越快出文章越好。老板是老好人,什么都OK,德哥就不行了,直接来了一句“我们都知道这个实验的内容是不够出文章的”。德哥,我不关心第一篇文章的质量啊,555。。。这么一来我想趁热打铁出文章的斗志又没有了。

总之,还是斗志不够,自我管理能力不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