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影评/书评/乐评

Beyond its visual effects: what I see from Avatar

Having seen Avatar twice already, I was still very excited when I received the email from Galaxy, the largest entertainment company in Canada, saying that I have the chance to see it for the third time. I also broadcast this news to my friends and invited them to see this thought-provoking movie with me.

 

People’s first impression of Avatar is its pioneering effects: huge screen, excellent sound, three-dimensional image, magical creatures, and bold imagination. Avatar won three Oscar awards: best achievement in art direction, in cinematography, and in visual effects—all related to visual arts. From this point of view, Avatar is an extraordinary “must see” movie. It is a milestone of movie art.

 

However, the storyline of Avatar is quite simple, compared to its mind blowing visual effect. A paraplegic retired marine is sent to Pandora to collect local information for a greedy human company. After spending a few days with Navi, the native people on Pandora, he falls in love with this planet and the people. Thus he betrays his original mission and helps Navi to fight for their rights and protect their beautiful planet. A lone hero saves the entire world, very typical Hollywood storyline. This is why some people argue that this movie is not a “great” movie, only its visual effects are great.

 

Although this storyline is naive and utopian, I enjoyed the movie very much. Not only its visual effects, but the story inspired me profoundly. As a geography PhD student, I can find some similarities between the situation in Pandora and my study area, the Brazilian Amazon: these areas are full of resources and their own spirits and values, but native society and economics are less developed (according to outsiders’ standards), which bring them the danger of exploitation from outside capital. When facing this danger, there are only two results for native people in history and in movies: colonization or temporary victory. Unfortunately, the latter one happens only in movies. When it comes to reality, the results can be unbelievably severe. For instance, the population of Native Americans dropped from 40 million to 3 million after the colonist massacre. Even in the end of Avatar, I call the victory a “temporary” victory, because there will be a second, a third battle since the capital is always chasing for profit. Navi people won’t be safe forever.

 

Neither colonization nor temporary victory is what we want. First of all, one can’tstop capital coming into these virgin areas. Secondly, there will be a “war” (even a war without bloodshed) inevitably; when that real war happens, no supernatural “forest creatures” can be called to fight for justice as in Avatar. Last, for the native people themselves, advancing with the times seems a more practical solution than dying in a massacre and ending with their culture disappearance altogether. Some people may say that they would choose to fight until the last person and last minute. This is the least responsible method to me: you let the people die for no return, you let the land be exploited with no respect, and you let the unique culture disappear from the world. Moreover, in the movie itself, Navi killed tens and hundreds of human beings during the war. One may argue there should be no mercy in a war, but those human soldiers are not cold-blooded killers, they are just soldiers who perform their duties. However, the ultimate goal is that we have to find the balance of life and nature via avoiding loss of any side.

 

Thus comes the question: how can we find a win-win solution for both native people and the capital market. For the capital market, chasing more profit is the only purpose, no matter what paths must be taken: war, colonization, destructive exploitation, or more gentle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The first three are faster but not durable approaches, while only the last approach is sustainable and can earn public credibility as well. For the native people, cooperation is their last and only chance, so trying to win over a better contract or business mechanism at the very beginning is recommended. Impacts from outside are inevitable, of course, but the undesirable impacts can be reduced to their lowest. If we calculate the loss and profit from both sides, cooperation is the optimum solution.

 

The real world is much crueller than the fairy tale of Avatar. Although the story ends “happily” in the movie, one must not forget the tremendous loss of Navi as well as earth people. Trying to avoid bleeding, learning experiences from history, and finding an optimum solution are what we should be inspired by Avatar beyond its magical visual effects.

转身之间,2010已经远去


新年第一天去北大讲堂看了江南小说《此间的少年》电影版,虽然都是学生演员,却还是被感动了一把。

尤其是这首由片中阿朱和康敏的扮演者演唱的片尾曲,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偏偏白衣少年”“转身之间消失不见”。不管是穆念慈,还是令狐冲。

小说里我最唏嘘是杨康和穆念慈的错过,希望拥有的,却是黄蓉和郭靖的圆满。

送给大家,和转身就不见了的2010年。

多年朋友变情人——当哈利遇上莎莉现实版

最近发生了一件太过震撼的事情,此事证明了当了九年朋友(哦,九年!)也是可以转换身份成为恋人的!这个故事可以这样开始:很久很久以前,在襄樊五中某班级,有个叫温馨的小男孩,非常喜欢一个叫田心的小女孩。但是高中学习紧张,自然需要压抑这朦胧的爱意,幸运的是,他们俩都考到了北大,共同来到了帝都这个陌生的城市。于是在帝都共同奋斗了六年后,他们终于正式脱光了!哦买噶,在我们十一个小时的麻将奋战中,这两个人已经暗潮汹涌了吗?!我的火眼金睛完全被蒙蔽了!NND!好吧。这个故事可以这样结束:于是,温鑫和田心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好像这话说得太早了吧,哦哈哈哈,我太邪恶了)。

以这个故事开头是要鼓励众多“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男生女生,从多年老友转换成为恋人还是可行的,行动吧!不要怕!虽然这个故事给我的震撼只是让我逼问了某同学最近有没有喜欢的姑娘。

—————————————以下和标题完全无关了—————————————————

那天庆祝乔治生日的时候,囧叔以及苏27聊到《科学小少年》、《UFO》之类的科学类或探奇类的杂志,我回来仔细想了一下自己的“科幻素养”,第一本《科幻世界》是97年在叔叔家看到的,那上面有一个故事一直埋藏在我记忆深处,叫《红舞鞋》,是讲一个失意的科学家被竞争对手派来的机器人女孩“红儿”所吸引,最终以红儿死去为结局的悲惨故事。

高中时候每期科幻世界我都在学校的阅览室里看,这里面也有一个故事给我的震撼非常大,叫《伤心者》,多年之后和阿婧聊起来,两人都印象深刻。《伤心者》之所以让我记忆犹新,是因为它真正改变了我多年以来对纯理论科学研究的鄙视。小时候在饭桌上,听老爸讲陈景润和华罗庚的故事,我就会很现实的说,他证明“1+1=2”有什么用啊,像华罗庚这样提高产量才好吧。正如现在我们经常说的“pure science”和“technology”之间的孰轻孰重一样,而当年的我,因为一直以来被灌输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样的现实观念,在《伤心者》这部小说前被第一次动摇了。从这一点上讲,何夕这个爱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故事中主角的自恋狂,还是很成功的。

上了大学之后,很喜欢在学校对面的超市买十元三本的过刊,尤其是《科幻世界译文版》。只花三块钱就可以看一整部长篇,是多么廉价却快乐的享受啊!那时候囫囵吞枣的看了很多:《致远星的沦陷》、《童年的终结》、《神们自己》、《机器人谋杀案》、《不锈钢老鼠》、《迟暮鸟语》等等等等,印象最深的是《致远星的沦陷》,一来是因为那身盔甲很酷,二来是因为读它的时候我正好第一次独自一人出远门,从武汉到北京找木清过暑假。我也很喜欢《迟暮鸟语》,关于末日的悲怆和希望;《神们自己》看了两遍才看懂,但是也很喜欢。奇幻的印象深的有三部《安帕九王子》、《提嘉娜》和《热夜之梦》。 可惜前两部都只有一部分。。。还要单独提的一个人是尼尔盖曼,这是我唯一可以分辨出风格的作家(囧),我很喜欢他的小说,《好兆头》《星尘》《卡罗兰》《坟场之书》和《美国众神》,都充满了魔幻但是浪漫的色彩。而且小说改编的电影也很不错哦!推荐《星尘》,女主角是当年那部《小妇人》里面的Beth。啊,还要推荐《银河系漫游指南》,不管是小说还是电影!里面有BBC福尔摩斯里的华生和莎莫500天的女主!“the answer to life, th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到了北京之后,到处都是五元一本的过刊,可是再也没有科幻世界译文版了。我们附近报刊亭的大爷一定坚持译文版只有奇幻的,没有科幻的,而且我每次去都卖光了,于是就渐渐失去了这个习惯,倒是在手机上看完了基地系列。

我好怀念热爱科幻世界的日子啊。最近剧荒小说荒,大家推荐一下吧。

皇帝长着驴耳朵

五台山黛螺顶

总是在办公室一坐一整天,不到迫不得己根本不愿起身离开我的cube。凌晨走在空荡荡却亮堂堂的马路上,感觉腿脚是浮肿的。

总是一整天对着电脑,连手机也很少用了,除了极个别朋友,没有任何交流的欲望。更可怕的是,连和朋友交流的欲望也在变淡。

总是一套一套的在土豆上看视频,IT Crowd, Coupling,英国人奇怪的幽默感很抓人,但还是会忍不住关掉视频。

幸好还能逼迫自己一周一次出外的活动,相声、电影,不管是什么。会有帮助吧。希望不会出现逼迫不能的状况。

五台山上的寺庙并不让我神往,反而是各式各样的人显得有趣:脸上带着油彩的戏剧演员,坐在树下冥思的喇嘛,一路磕头到山顶的虔诚女居士,还有跟着大人磕头的小朋友。为什么喇嘛总显得比和尚心地更纯洁呢?为什么看着什么都不懂得小孩子磕头会觉得悲哀呢?

最开心的时候是终于到了3000米的北台顶,看着肥厚的高山草甸和山下的针叶林,论文、前途,都不见了。越来越多高学历的孩子们皈依佛门,是不是不愿再被浮世所累?所幸我对佛学实在提不起兴趣,回程的大巴放了三个小时的大悲咒和药师心咒,反反复复的“娑婆诃 悉陀夜”不仅没能让我平心静气,反而越来越烦躁。

真正伤筋动骨的感触都无法轻说,一出口便吓坏自己;

内心充斥着恶毒、刻薄、诡异、自我厌倦,非常需要一个树洞。

是天气太热吧,凉下来,考完试了就好了吧。

诶呀,很喜欢coupling的歌,会不由自主的哼perhaps, perhaps, perhaps:

if you can’t make your mind up

We’ll never get started

And I don’t wanna wind up

being in parted, broken-hearted

So, if you really love me

Say Yes

And Please don’t tell me

Perhaps Perhaps Perhaps

京城真是个文化活动丰富的地方啊

周末一个人不知道去哪儿的话,点开豆瓣同城一堆活动,随便挑一个就可以消磨时间了(话说我现在其实是时间不够用啊)。上次是小范儿从遥远的西双版纳过来,跟她一起去了远在十号线双井的麻雀瓦舍看了一场“内蒙说唱军团进军北京”的演出,特别有趣;昨天夜里又发现今天上午麻雀瓦舍有场相声表演,于是一早就跑去了。

一、只听懂了一句话的演出

我和小范儿准备进场时,听到门口的几个观众相互介绍“这个是我同学,也是蒙古的”,当时我们就心想,完了,估计我们是唯二的不是蒙古人的观众了吧。不出所料,我们进去后发现观众中的男性都膀圆腰粗,女孩子也都是大块头,估计都是蒙古来的吧。演出还没开始,坐我右边的大叔问我:“你是蒙古的?”我回答说不是,他又问:“那你爱好嘻哈?”经过我的再次否认之后,他自我介绍说:我老家蒙古的,平常爱好嘻哈。一边说,还一边来了几个嘻哈基本的动作。我和小范儿的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啊,忙不迭的请他到时候帮我们翻译歌词。

于是表演正式开始了,果真全部都是蒙语,虽然一句都听不懂,可还是觉得很有趣,跟着节奏晃一晃也很开心。只有中间的一首英文歌,我听懂了一句:you are the prettiest girl.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明白。。。问那位大叔,他也无奈的回答:他们太快了,我也没听懂。。。囧,大叔您到底是不是蒙古人啊!

中场休息的时候,几个人就开车走了,小范儿问他们听懂没,那几个年轻人摇头说没有。哈哈哈。下半场大叔终于给我们翻译了一个词:Hong So La, 他说是“对不起”的意思。于是我们整场演出就只记住了“Hong So La”,而且还是以一种凶悍的口吻念出来的“对不起”。。。。

额尔敦毕力格,简称EB——张浩摄影,我从豆瓣拷过来的

这是那天表演的几个乐队里我最喜欢的一个了,因为我觉得他的神态和动作(耸肩膀)超级像蛇叔叔,连精瘦的劲头也很像!

二、多么显著的地域差异啊

今天是相声专场,第一个《旧语新说》很不错,以时下流行语为主题,还顺带调侃了一下最近的“郭德纲徒弟殴打记者”事件;有一个老大爷的快板《老北京小吃》也不错,虽然他中间有两次顿了一下;但是我很不喜欢那个相声小段,是以八国联军攻陷北京为主题的,我特别讨厌他那种老北京强调的藐视和讽刺,不管是对“八国联军”、“清政府”还是“义和团”,都特别刻薄,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表演相声小段惯用的伎俩,只是我很不喜欢罢了。最后那个《杂学唱》特别有意思,以“各地域的差异从他们的戏曲唱词中可以体现”为主题,他们用西厢记为例,举了江浙评弹和东北二人转展现其差异;还用京剧和豫剧的“华容道”唱词为例,我当时听到都笑翻了!!回来就上网搜了确切的唱词。

这个是京剧《华容道》中曹操为了劝服关二爷念在过去待他的情分上放其一马的唱词,看看这几个意象多大气:“金”、“银”、“美酒红袍”。

“想当年我待你恩德不小,

上马金下马银美酒红袍,

官封到汉寿亭侯爵禄不小,

难道说大丈夫忘去故交!”

咱们再来看看豫剧的两个版本:

“在曹营我待你哪样不好?

顿顿饭四个碟两个火烧

绿豆面拌疙瘩你嫌不好,

厨房里忙坏了你曹大嫂!”

“顿顿饭包饺子又炸油条

你曹大嫂亲自下厨烧锅燎灶,

大冷天只忙得热汗不消。

白面馍夹腊肉你吃腻了,

又给你蒸一锅马齿菜包。”

好吧,我服气了。中原人民果真是实在啊。“火烧”、“绿豆面疙瘩”、“包饺子”、“炸油条”、“肉夹馍”,而且不管是哪个版本,曹大嫂都要亲自下厨啊,好歹人也是丞相夫人吧。。。

难怪京剧成为我们国家的代表,要是豫剧的话,会被人笑死吧。。。

一个人去看电影——志明与春娇(注:有剧透,慎入!!)

自从老板回国日期确定后,我就开始着急赶进度,于是给自己订下了一周只出去看一次电影的规定(其实我之前几周才出去看一次电影),一来平常要抓紧时间干活,另一方面要让自己不能沉溺于“宅”这件事(现在我经常一整天都窝在办公室里,吃饭叫外卖,除了去厕所和开水间接水,都在自己的小隔间里),免得成为不折不扣的“宅女”;再有就是我如果在电脑上看电影,一定会忍不住往后拖进度条先看结局的(这也是浮躁心态的一种吧)。

上一周是周四晚上去三号会所看的《致命魔术》,非常精彩,绝对五星(我很惊讶这部星光闪耀的06年电影我居然从来没听说过);这一周是周日去看入座网组织的《志明与春娇》,普通的人物,细微的情节,所以感动也格外真实,也可以给五星。影评那么多人写过,都非常有见地,我就不说啥了(况且也写不深刻),就记录一下自己的感受吧。

一、关于感动

看到很多地方都会和电影里的春娇一起笑,比如志明第一次约她出去,她不停让志明承认“你约我你约我你约我”,志明在便利店门口终于还是叫住她:“我们一起去买烟吧”,比如志明抱着她说:“有些事情不用一晚上都做完,反正我们又不赶时间”,比如她很担心的问“你介意我比你大吗”时志明回答说“可是我比你高”,比如最后那个倒过来看的算是表白的短信…

我记得放佛是看到春娇在电话里说要和志明改一样的电话网络,不过一签就是十八个月,因此把志明吓到退缩的时候,自己还哭了一小下。春娇虽然是个典型的“港女”,外表火焰,会一直问“你约我你约我”,可是内心还是很脆弱渴望志明的回应吧。当然,港女就是港女,不然最后也不会彪出“你到底想怎样,我没时间跟你耗”这样的狠话。

二、关于师太

畅一直说这部片子有限制级镜头所以被禁了。我看完之后觉得不可能,这么纯洁的电影!上网搜了一下发现是因为有粤语粗口才被禁的。什么时候只是这些普通的粗口也会导致电影被化成“三级片”了?。。

电影最后余文乐同学解释那晚上他不是“不想”而是“不能”的时候,我禁不住邪恶的想,如果那天春娇的哮喘没有那么凑巧的发作,“不能”的余文乐同学该用什么借口来掩饰他的“不能”?

啊,我真的已经升级成为师太了,好邪恶啊。

三、关于搭讪和圈子

这几次看电影我都是一个人去的,与其约人耗费的电话费和等待时间,不如自己随心所欲吧。东四工人文化宫也就是地铁五号线的几站而已。

一个人去这些活动是搭讪的好时机,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我以前是多么热爱搭讪啊,就是靠搭讪在公共选修课上认识了阿婧,我大学时代最好的朋友之一;还有看在大教室放的《勇敢的心》时认识了现在也在中科院的某师兄;在火车上、汽车上也都超级能聊。可是现在在火车上可以憋二十几个小时也不主动跟周围的人说话;在三号会所也是看完电影就拍屁股走人,直接忽略掉后面的讨论交流部分。总结说来,就是虽然去参加了活动,但是没有融进这些圈子,游离在外的。对,就是游离这个词。

是年纪大了所以丧失认识新朋友的热情了吗?是不是我以后也要学会抽烟好加入像志明和春娇的抽烟小圈子之类的?

四、关于电影院

东四工人电影院隐藏在一个小胡同深处,周围是游戏厅和“狂甩”字样的服装店,浑身散发着九十年代的气味,很像那种会放“古惑仔”的录像厅。不过里面的设施还是不错的,至少比入座网以前常用的中国电影资料馆条件好,有真正的座椅,还是软的。。。

回来时候我在五号线的“东四”站旁边的一家叫“面X(不记得了)面”的小馆子吃了一碗肉酱拌面。当时是看到那家店门口写着“一个人吃面”,觉得很别致,就进去了。因为是一个人所以被安排在类似吧台的座位上,面前摆着很多个大大的玻璃水瓶装着凉白开可以自己倒,抬头就看见那个特别瘦的负责煮面的MM。我偶然发现了桌子上还摆着李银河写的“生命的意义”的片段,并且还在百无聊赖中发现他们的抽油烟机是“老板ROBAN”牌的。。。

五、关于车技

我是骑车去的五号线大屯东站,回来时发现旁边居然有一家味多美,没忍住就进去了。买完极品的老婆饼结账时又没忍住店员的诱惑“西瓜汁买一送一”,打包了两杯西瓜汁。出了门我才犯难了,怎么带两杯满满的西瓜汁骑车回去啊?于是我就一手握把一手提着两杯西瓜汁上路了。路上还险些和一辆逆行送外卖的摩托车撞上。不过很值得骄傲的是,西瓜汁居然都没有洒!oh, yeah!

这就是我今天快乐的观影记录!

要不要看今晚的世界杯决赛呢?犹豫中。

婚约再摇摆,也还是少喝点酒吧

早上跟lichen学姐去美嘉看18元场的《摇摆的婚约》。这是一部笑中带泪的电影,除了结尾很狗血,其他都比杜拉拉要真诚。我记得自己看姚晨大口吃冰激凌和挣扎着写稿件时,还不争气的洒了几滴眼泪,泪点越来越低了。

里面有一句话叫“为了一个女人离开另一个女人,不叫分手,叫抛弃”,印象比较深刻。不过至少姚晨未婚夫最终选择的那个小三是和他个性、工作都类似的美丽、能干、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同类女人;而杜拉拉和玫瑰是完全没法比的。虽然我依然鄙视所有负心汉(严重鄙视),但是至少姚晨未婚夫的背叛,是符合男人们对美女的正常追求的,而杜拉拉里,按照Lichen学姐的说法,完全是徐大妈为了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完美形象的狗血幻想吧?!试想任何一个正常男人正常类王伟男人会在杜拉拉和玫瑰之间犹豫吗?

不过其实看这部电影给我最深刻的教育是:女人还是少喝点酒的好呀。里面姚晨因为失恋多喝了酒,被色狼老总咸猪手,还差点那啥啥。昨天晚上在安妮餐厅里,我说某人的鸡尾酒根本就是果汁,让其很是震惊了一下子,眼睛瞪得老大。看来我的阈值已经很高了啊。。。

还有一个亮点居然是春哥的片尾曲!我居然拉着lichen学姐听完了才起身离开。还有片中的动画,虽然觉得已经被用烂了,我还是挺喜欢的,呵呵,我就是 一大俗人呀~

Whatever Works

Whatever works

怎样都行。

主人公看似洒脱的口头禅,让人以为他对生活、对爱情、对人生都无所谓,随便怎样都可以。但其实他是个刻板、严谨、拘泥细节的人,比如洗手的时候一直要唱两遍生日快乐,比如晚上睡觉一定要开夜灯,比如对待爱情和人生一直的悲观态度。

所以他是个矛盾的个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部是典型的男性视角,以致我这个女性压根没有诸如其他男人关于“职业”、“年龄”的感悟。我倒觉得“科学家”的职业和“老头子”这个定位并不是Boris的关键,因为想必他年轻时已经如此了,更何况此时他早已不是一位物理学家。他只不过用不停的说话、愤世嫉俗来掩饰自己的悲观罢了。人至聪明,就自以为看透世事,于是生老病死是必然结局,那么一切过程又有何用?好像IQ过高的人,都有这个通病,常常陷入莫名其妙的精神疾病,不得善终。比如Boris也两次自杀。

但是,看,如同我最开始说的一样,boris并不是“whatever works”的人,他其实一直在追寻爱情呢。从最初给melody只6分,到后来的7分和8分,他慢慢的爱上了这个和他相比必然只能用“愚蠢”来形容的小女孩。甚至他的两次自杀也是因为爱情无可挽回了。可是即便如此,他依然又与一个通灵师谈起了恋爱。所以,从一个女生的角度来讲,不管这个老头有多么愤世嫉俗,爱情始终是他的一个信仰。

如同他最后说的,这是靠luck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运气就是缘分。说起来,我们班有个女孩的故事绝对可以冠以“神奇”二字。

她刚失恋那会儿,晚上在宿舍哭,说我肯定一辈子嫁不出去了。

室友安慰她说:没关系,我们出生的时候, 上帝就把你和另外一个人绑在了一起。

她哭得更凶了:上帝肯定是把我和一棵树栓在了一起!

第二天她去参加亲戚的婚礼,当伴娘,遇到了帅气的伴郎。二人聊得异常投机尽兴,互留了联系方式。

说到这里,你肯定会说:他们俩在一起了呗,这有什么神奇的。

是的,他们确实在一起了。您没猜错。

可是知道吗,我那女同学回来加他QQ的时候才发现,他的网名就叫“树”!!

真的是,whatever works。聪明绝顶的老科学家与年轻的美女还会有爱情呢,只要你相信爱情,相信缘分,whatever works。

—————————————————————————

我原本以为这种故事只可能出现在青年文摘或者读者上,那种温情小品,让人感动但绝对不可能是真的。结果,结果!!算了,whatever works。

————————————————————————————————————

每周四的晚上,双安商场旁边有个小小的三号会所,会放电影。挺好的。

我喜欢woody allen。也喜欢Scarlett Johansson。

好吧,我承认其实本文重点不是电影,我只是想讲那个肉麻的但是的确真实的小故事。

潘多拉——盖亚

看Avatar的时候,纳威人通过辫子与圣树链接,能够获得先人的感知,相当于把整个ecosystem结合成了一个整体。 很多人大赞这个idea,但其实这个点子几十年前就在科幻大师阿西莫夫的巨作《基地》系列中出现过了。

他们没有找到地球,却找到了一个叫盖亚的星球,这个星球上所有的生物不分种族和智能的高低,都联合在一起了,它们共同拥有一个思想和意识,成为一个巨大的超级生命体。

阿西莫夫详细的叙述了盖亚这颗星球,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看看这本科幻小说。大意是说,这颗星上的有机生命体可以互相交换思想,无机生命体(如岩石)也是储存盖亚星几十亿年记忆的一部分,甚至他们吃掉的食物,也有这个功能。总的来说,这颗星球上的任何一个分子,都是星球的一个小单元,具有思想和记忆功能,每个人都可以互相分享彼此,所有的人和生物、非生物都是一体的,他们甚至发明出一个词:我\我们\盖亚。

“你代表整个星球,代表着这个星球上的每一滴露珠,每一块小石子,甚至这个星球中心的液体内核所共有的同一个意识,对吗?”

如果把她当作一个独立的生命体,她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然而作为盖亚超级生命的一部份,她已经有几千岁了。

阿西莫夫不愧是大师啊,这个想法即便放在现在,看起来也是十分具有超前意识的。

不过,我大概是不愿意自己成为这种超级生命体一部分的吧。原因如下:

1、我很喜欢说“我”怎样怎样,成为超级生命体的一部分之后,凡“我”必称“我/我们/盖亚”,得多费多少口舌和精力;

2、总体来说我是个善良的人,但不排除偶尔邪恶、有时猥琐的想法,我不希望超级生命体的其他部分可以体会到我不纯洁的思想。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坚决抵制census制度;而且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我从来不选真心话。

3、最囧的原因是(书中的主人公也问过),我不希望自己吻我男人的感觉也被别人体会到,特别是今后肯定会有的OOXX。。。。实在是很囧但是非常真实的原因啊。

——————————————————————————————-

这个设定又让我想到了《银河系漫游指南》里的地球:是老鼠建立的一个超级计算机,全体人类活动构成了计算机的运转,得出the answer of lif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的答案是:42.。。。